被迫缴费新泽西州E-ZPass“违规”剩余账单

作者/叶公子

今天拔掉了一颗牙。自搬家纽约近段时间很多事情忙,心理很压抑!我重点想做的是民运和中国公民行动党的事,但太多事同时挤着待完成,不合理的过路费账单(1元罚50元总共要付51元,6.85元罚50元总共要付56.85元等,我不是说罚款不应该,而是根本不存在“Violation”违规,为何有罚款?)、比价购买纽约汽车保险、换纽约车牌、教育孩子、寻找研究项目启动赚钱发展事业、搬家新房子卫生没做完、搬家到纽约还剩很多行李物品没整理完、等等、等等…… 指令太多电脑系统都会崩溃,我有心完满达成各项任务,但超限加塞、紊乱,四面出击,疲于应对,反而什么事都干不成!

刚去吃完了晚饭,吃了一片消炎药(拔牙的),非那雄胺等下00:00左右吃,刚好可以间隔一下。刚听到声音我去我女儿和我老婆房间看了,我女儿后背红红的长了很多疙瘩,我老婆正在给她喷止痒药,吃饭时我女儿就说手臂和脖子痒,我看到她手臂有个皮肤颜色凸出的小包点,脖子有一两个疙瘩,疙瘩还是包点看不清了,她把脖子挠得红红的,整个吃饭就都在挠脖子和手臂,吃饭时我帮她脖子喷了止痒药,我一直注意着她的动态,刚才看到她后背那么多疙瘩,我更担心了,是不是过敏了?她以前没有过敏史。他们都关灯上床睡觉一会儿了,我女儿一直在床上叫“痒死了!”我老婆跟她一个房间,她在自己床上用话语跟我女儿哄了几句,说等明天再看看。我女儿不叫了一会儿了,写到这儿,我刚又听到我女儿轻轻“嗯……”了一声,怎么办?我再观察一下,第一等明天早上看看好了吗?第二如果等下严重了,就送她去急诊。

刚才用倒叙的方式,因为是在我写第二段时刚发生第二段里的事,现在写晚饭后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两个孩子牙齿有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的牙齿是几个月前(去年)就脸肿痛了,去年底来纽约找租房回北卡时又肿痛了,几个月前肿痛是怕治疗太贵,去年底肿痛就不能再顾虑“后顾之忧”了,并且更严重了,牙齿松动已移位约0.3厘米,必须要看,可是搬家,又拖了这么长时间,直到上星期才看了第一次,今天看第二次…… 美国中产医疗被压榨,导致我损失了一颗牙,现在牙周病还在等待治疗,说来话长,我的牙齿,我以后再写篇文章,本都是在计划之内,但是太多其它事,只能压后写。现在说回正题,因为我的牙科是成年人的,当然上个星期去牙科回来后我看了前台给我的卡片,上面服务项目里有写着“儿童牙科”,我本来有想也把他们约我这个牙科,但我用中文“儿童牙科”在谷歌地图搜索了一下,发现有专科的儿童牙科,带他们去儿童牙科专科看更好,可是看了一两个,有些客户回馈的评论不好,转念一想何不约在我家附近的,早在预约我的牙医前,我就用中英文搜索过,发现我家附近走路几分钟能达到的都好几家牙科,不确定他们是否讲中文,我约到法拉盛是因为讲中文对我方便,还有就是几年前住法拉盛时我就在飞跃皇后大厦看牙医,我想再找回原来的牙科中心。但如果小孩看牙医,毕竟现在我家去法拉盛比较远,而且停车不方便,如果能在房子附近给两小孩找牙科,不用开车,只走路,那会很方便,于是我叫我老婆去给两个小孩找家附近的儿童牙科,把任务分给她,等牙医定好后,以后带孩子去看牙医,有时一起去,或因各自是否忙,有时我带去,有时她带去。可是这么简单的关键字词搜索获得信息长久以来一直是我老婆的弱项,这次当然她有另外原因,好几天了,我也问了好几次了,一直没动静。我女儿说有个牙齿会摇,还有一个洞,我不确定她说的是否是同一个牙齿,陆续说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儿子在北卡时就已经不吃肉了,差不多超过大半年了,我女儿在北卡有看过牙医和洗牙,我儿子还没看过牙医。他们经常会塞牙,我一直没拿牙线给他们,是因为怕把他们牙缝撑大了,毕竟他们还小,但是自从上个星期日(11日)我跟我儿子一起在长岛Global Buffet附近的沃尔玛货架上拿了两包牙线后,他知道了这东西的用处后,以前在北卡他们都不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这几天我儿子自己会去洗手间镜子后的柜子里拿牙线,吃饭时他在用,不熟练,感觉他用不来,我教他用,帮他用,一两天后,我发现他没有“牙缝”,因为每个牙齿间都有距离,如他弄的右上里面的牙,我一只手扒开他的脸颊,另外一只手拿牙线帮他弄,才发现这两个牙齿间大概有0.15厘米左右的距离,根本不可能会塞牙,跟他说了一两天了,他总感觉塞牙,今天晚上他终于知道了,牙齿疼,我老婆先吃完饭去她房间了,我从厨房(房子小,餐厅也在此)去她房间,问她帮孩子牙医找了吗?这么简单的事搞这么久!她说家附近怕都是说英文的,我带小孩去不会英文不好沟通,这倒是个问题,后来她找到了一家495高速路旁的,她说看店名和介绍有点像会说中文的,离我们家近点,但也要开车去,明天营业时间时她打电话去问问,我觉得那这样,还不如我自己带孩子去法拉盛,我早已搜索地图看到过法拉盛好几家,如果决定去法拉盛到时再挑一家,明天再看看她打电话问了后什么情况。

这是孩子目前紧急的其中一件事。我这边中国公民行动党付遗风被捕,关在泰国移民局监狱,等着营救,还有两个中国公民行动党党员马良和罗仁春正在奔往自由世界的路上,需要帮助,还有我们中国公民行动党李南飞常年送生活费资助的被关在泰国移民监狱的张醒南张劲松父子,中国公民行动党孙江前些天也去看望过他们,张醒南还给了纸条,希望帮忙呼吁,张醒南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不能使民运因为无名受难时就被弃忘,我必须要帮他们呼吁和宣传一下,引起更多人关注,还有我的X友(推特)谭翼翔,前些天又被抓捕关进泰国移民监狱,我也早计划要为他呼吁一下。

事情太多,我需要疏导,把一些事情先完成,甩开一些待完成事项才能减负,如搬家还剩余的卫生没做,暂时不做,搬家还剩很多物品行李没整理,暂时不整理,先住着;小孩教育先放一边,老师教着就好,家里先不管了;而小孩看病看牙医等,这些是应急的,必须准时尽早带去;汽车保险换纽约的不确定有没规定限时?车牌换纽约的,肯定会在法律规定时间内换好,现在还可以拖一拖…… 等等。而能够尽快暂时处理掉的是过路费和违规罚款等,事情虽然小,但都有规定最后还款期,没按时还款会被罚,和可能还会有法律责任,这被逼着不能拖。通行费违规被罚的,我是有争议的,但现在没有时间处理,脑子很乱,静不下心来跟他们摆事实举证据讲道理,只能无论多少罚款先二话不说全部都先交了,等以后再提出争议,也许几个星期,也许几个月后再找他们。我得把时间争取出来运作民运和中国公民行动党的事。

从吃晚饭前写了第一段,吃完晚饭后大概9点开始写第二段,现在00:32了,由于《支付新泽西州E-ZPass违规账单》已写了缴费流程攻略,这篇文章就不写攻略了,晚饭后我把本来想用的标题《在线缴费新泽西州E-ZPass违规账单(2)》改成了《被迫缴费新泽西州E-ZPass“违规”剩余账单》,把这篇攻略文章直接变成一篇叙事文章。

之前写《支付新泽西州E-ZPass违规账单》时,看到系统里有两份账单,我还款了一份(最后还款期限为2月9日),还剩一份没还(最后还款期限为2月22日),而我现在E-ZPass已经有了,今天算是昨天了因为零点已过,我的E-ZPass Tag(感应器)都已经装上车子挡风玻璃了,现在进入缴费系统,看看目前是否又有出现新账单,和试试用E-ZPass能不能支付,是否用E-ZPass支付可以打折,及会不会因为使用E-ZPass支付而免除罚款,等等,当然无论能不能用E-ZPass支付,有没打折,和是否免除罚款,我都会支付完成现在新泽西州E-ZPass出现的所有未付账单。

已经付完了,邮箱也收到了完成付款确认。新泽西州E-ZPass缴费系统里依然只有上次未付的那个账单,通行费US$6.85,罚款US$50.00,总共付US$56.85,这个通行费是1月15日的,那时我从北卡搬家来纽约,应该还完这个账单,我在新泽西州E-ZPass里就不会再有未付账单了。在付费前,缴费系统内我全部网页翻译成中文认真看了,没有E-ZPass的付费选项,只有新泽西州E-ZPass的选择,而且只是分期付款,没有优惠(如果翻译没错),在《支付新泽西州E-ZPass违规账单》这篇文章里已经有缴费系统的截图了,这里我就不另外截图了。

太晚了,明天继续online pay(在线支付)剩余的其它通行费账单和罚款。现在要去洗脚、拉大便、刷牙洗脸,然后睡觉。这星期两小孩学校放假一星期,明天下午要送两小孩去钢琴课(14:30),15:30下课马上赶回来,16:00上网课。我在上午和午饭后及他们上网课后争取把其它过路费和罚款等交了,并写缴费流程攻略文章。不过他们在家太吵了,除非给他们看电视或玩电脑,但长时间看视频对眼睛也不好,不陪他们玩,想让他们安静,真没好的方法!玩也要好玩的,能吸引他们的,否则他们也没耐心!

NY20240221 1:19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